一号站平台
当前日期时间
是否会客观上导致教书育人的中心职责被落下
作者:    发布于:2016-07-08 04:53:3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  今年下半年至明年,北京将在各区县启动中小学校肥胖警示与分级管理试点。疾控和卫生及教育部门将根据每学年学生健康体检结果的变化情况,对学校肥胖防控进行评价,对肥胖率增长迅速的学校开展分级警示和重点监督管理,并指导学校将肥胖防控工作落实到班级,责任到每位教师。(7月5日《北京晨报》)
  
  人类肥胖化是全球趋势。有研究表明,目前全球胖子数量已超过瘦子。而中国由于人口基数大,和近些年居民物质生活的巨大改善,胖子的绝对数量差不多是全球第一,而肥胖低龄化也在威胁着国民健康。北京市重视青少年体质监测,发现2014-2015学年度本市中小学生肥胖率为15.6%,比“十一五”末2009-2010学年度上升5.6%,为下一代的体质健康计,拿出具体方案遏制青少年肥胖的动机值得肯定,要求学校重视学生肥胖问题,也是务实之举,但把解决肥胖问题层层下压,让教育部门扛住,甚至具体到班级教师头上,进行肥胖放控量化考核,行政部门是否超出了自身权力范围,也在客观上超出了教师的责任边界?
  
  传统意义上的教师职责是“传道授业解惑”,换句话说是教书育人,在教育发展的低层次阶段,教师就是“教识字”,可如今教师背负得太多已是公认事实。有些学校“唯升学率”“唯分数”,学生成绩提升教师要负责,老师还有大量的班级管理工作要做。已经差不多超负荷的教师,本来就该通过学校章程厘清他们的权利和义务,特别是哪些是建议工作,哪些是职责范围,不能让老师在无边界的事务和责任中疲于奔命,而忽视了”教书育人”的首要职责。我们知道,近年来师生矛盾冲突事件频发,很大原因在于老师所管的事情太多,背负了太多不必要的责任。老师过多动用自己在学生中的权威,容易透支公信力,甚至引起学生反感,达到一定程度反而容易滋生矛盾,不利于学校管理和校园和谐。
  
  教育是一项系统工程。社会、家庭和学校对孩子的成长,谁也不可或缺。但如今过度行政化主导办学,由于学校动员能力强、制度要求具体执行成本低,导致学校在日常教学育人之外被绑架了太多额外事务。譬如北京让学校对学生防控减肥,既然有量化指标而且列入考核,说明学校事实上被赋予“无法剥离的责任”,当然学校可以通过开足体育课、调节营养餐、加强健康饮食教育来促进学生保持健康体形,但却在事实上“让渡”了家长在教育孩子上不可推卸的固有责任。学生有将近一半时间在家里,学校里要求减肥,在家里被家长惯溺暴食暴饮,岂不是容易让老师们背黑锅?
  
  教育必须厘清学校和家庭的责任。去年10月,教育部发布关于加强家庭教育的指导意见,要求小学生家长要督促孩子坚持体育锻炼,增长自我保护知识和基本自救技能,鼓励参与劳动,养成良好生活自理习惯和学习习惯。北京市具体到学生防控肥胖上都要“教师负责”,不仅有政府部门越过权力范围之嫌,而且是否超出了教师们的责任边界?而且现实问题是,老师已经管得太多了,什么都管,到底哪样能管好,是否会客观上导致教书育人的中心职责被落下?

       文章整理来自:一号站平台 www.ulh88.com

标签:一号站平台
资讯导航
 
 
|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6 一号站娱乐平台官方网站